冰凌7

凑表脸地给自己的文宣传一波,请赏脸看一眼吧?
这是一篇表面上看起来是反苏快穿,其实充满了悬疑元素和阴谋论的文文。

简介:
年仅12岁的女孩叶颖无意间穿越进寻找前世之旅的世界,手机上竟然还出现了一个古怪系统!
啥?完不成任务就会被抹杀?!
啥?任务居然是和叶隐作对?!
作为一个寻前粉,叶颖会如何选择?
“在这里,你可以看到叶隐如果真的活着,她会是什么样的人。”
为了活命,叶颖在少年白羽的帮助下,不断成长,同时,也一步步接近迷雾后的真相……

晋江上的书名:《成长·寻找前世之旅》作者:冰凌7
汤圆上的书名:《寻找前世之旅》作者:假的冰淇淋
传送门【推荐上晋江和汤圆搜索,用贴吧传送门的话,请务必留意二楼楼中楼里的话谢谢qwq】
汤圆的:http://www.itangyuan.com/book/6900608.html
贴吧的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4802822149
讨论群群号:226585111
————
食用须知:

女主十二岁小屁孩儿✔️第一个篇章中做为不懂事的小luli✔️有点腼腆后期逐渐开发吐槽属性✔️
男主身份成谜的少年✔️刀子嘴豆腐心✔️直得一批丝毫不懂怜香惜玉✔️超级严厉绝壁是良师益友✔️
系统元素有✔️部分快穿元素✔️金手指基本为零✔️世界观超级宏大✔️走悬疑路线✔️

另外狡黠御姐女二号和高冷面瘫男二号出没~

绝壁不是那种女主穿越疯狂虐苏打脸的路线!!!
也不是穿越了就开启金手指抢原女主男人的路线!!!!
更不是靠着系统横着走泡帅哥成天装逼的女版龙傲天!!!!
【如果走的真是以上的套路,作者我直播吃shi】

整篇文章建立在《寻找前世之旅》这本书的世界观地基上,但作者是有做修改的。打的tag是寻找前世之旅同人,但分类是成长和反苏,前期主旋律反抄袭无疑。所以我想大家对这篇文究竟走什么路线应该有点猜想了吧w

接下来给这文再打几个tag:
成长,反抄袭,悬疑,紧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男女主不谈恋爱(作者有轻微的道德洁癖,不写十二岁早恋这种东西),男女主只是非常好的朋友,假的快穿文假的系统文,不按套路来,反派boss的身份读者绝对猜不到,阴谋论有而且贯穿全文,不算传统反苏文

顺带提一点关键注意事项:《寻找前世之旅》书粉注意避雷谢谢。实在好奇的话请看看就算不要撕13,共创和谐环境谢谢。
————
目前文章字数已经突破15万字,连载将近一年半。
首发反叶隐吧,目前在反飒吧,晋江,汤圆更新。
每周不定时更新,时不时爆字数。
感谢你看到这里!

说真的,不支持雪女出冰丽的皮肤。感觉就像是雪闺女被取代了一样。
yys的阿雪就是阿雪,冰丽就是冰丽,混为一谈不提倡。
真出了,接下来是不是要对着雪闺女喊冰丽了?
那个不懂感情,面冷心热又那么温柔那么忠诚的阿雪,还会有人记得吗?还是从今往后,雪女就变成了冰丽?连作为阴阳师的雪女而存在都不行?
虽然我觉得官方不会出,但是对于某些微博评论我感到十分不爽,就这样。

现在玩着yys怕是只是为了阿雪吧,削弱这笔帐我记着呢网易🙃

沃日,flag成真

要是明天抽到雪童子或玉澡前我二话不说再给yys产一篇长篇同人,五万字起步。

亲女儿,瞎摸鱼。

时之咒·1

新开的坑,纯原创。
发过来试一试吧,不知道有没有人看。





深色夜幕覆盖天际,星星点点的碎光逐渐开始在薄云后闪耀,尽管月牙早已攀上天空,远处的落日却始终散发着余晖,浅红色的晚霞在钻蓝夜空中渲染开来,形成赏心悦目的渐变色。
天幕下方高楼耸立,绿化带中的树叶随风摇曳,细微的沙沙声在这个静谧的黄昏中听得格外清楚。
一个中年女人正缓步走在水泥路上,手中拎着两个大大的塑料袋,里面是装得满满当当的蔬菜,很明显,为了图省钱少买了两个塑料袋。步调略显匆忙,似乎想尽快赶去什么地方。
耳中捕捉到了什么声音,女人猛地回过头,抬头看去。

“滴呜——”
就在那一瞬,尖锐的警笛划破寂静,刺耳的声音由远至近,几辆黑白相间的警车迅速划过女人面前,风驰电掣地驶向前方。
“怎么了呀……”
女人站在嘟哝了几句,很快便继续赶路了。


“小李,情况怎么样?”
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靠在警车上,嘴上叼着的烟冒出乳白色的烟雾,逐渐消散在夜风中。
“报,报告队长。”年轻的警察满头是汗,却依然不敢有丝毫松懈,迅速报出事态情况。
“两死一伤,昨天潜逃的通缉犯已经被捕,似乎是被追捕时躲进了这家房主的屋子,被自我防卫的房主打成重伤,具体情况有待进一步确认。”
“嗯,我看看案发现场。”中年男子将烟头取下扔在地上,踩灭火星后绕过门前好几辆警车,随着年轻警察进入居民楼。

推开变形的防盗门,中年男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狭小的客厅中,尸体早已被先到的警察挪走,地上只剩下警察画好的线和血迹。
没有任何异常,只是……

血,到处都是血。

猩红的颜色缠绕在生锈的铁门上,张开恐怖的爪牙爬上门框,然后蔓延至整面白墙,绽开妖艳而绝望的花儿。本应充满温馨气息的碎花沙发,此时却被干涸的血液染成了黑褐色,淹没在墙角的黑暗中。
空气中仍然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,仿佛在向众人控诉这里发生的惨剧。
中年男子皱起眉头,小声与一边采集样本的警察交涉了几句,然后踏步走进里间。
“真是惨啊,光看着案发现场就能猜到有多凶残了。”
刚才的年轻警察小跑着跟上,情不自禁的感叹道。
“而且啊,这家还有个孩子,才十岁多吧。居然还活着,只是被吓傻了吧,缩在房间里不敢出来,握着把菜刀谁靠近就砍谁,小王的手都被砍伤了。”
中年男人不发一语,残留着青色胡茬的脸庞更加冷峻。

房间里的景象并没有比客厅好多少。
忽略那些缺胳膊少腿的家具,以及四溅的鲜血和布满打斗痕迹的房间,两位警察的目光第一眼捕捉到的便是那蜷缩在角落里,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的男孩。那孩子约莫11岁左右,身上伤痕累累,浑身是血。好几个警察蹲在旁边,挤出笑脸与那孩子交涉,却毫无作用。只要谁敢靠近一步,男孩就会瞪起眼睛,握住手里沾满血迹的刀摆出砍人的姿势。
“队长。”一名留着干练短发的女警察立起身来,将一个黑色小本子递给中年男子。
“这个案子不对啊。如果按照逻辑,嫌犯被家里的大人打成重伤,然后被邻居的报警电话叫来的警察逮捕,这样的话有一点说不通。”
“哪里说不通?”年轻男警察疑惑地问道。
“大人在客厅被杀,血迹可以证明这一点,并没有拖曳的痕迹。然后,嫌疑犯在卧室被发现,已经被打成重伤,多处粉碎性骨折并且被砍了好几刀,伤口极深,甚至伤及内脏。但如果是被大人打的话,大人的尸体就该在房间里啊。为何会在客厅……”
女警察托腮,陷入思考。
“那有可能是嫌疑犯现在客厅杀了人,然后拖着伤要杀男孩的时候晕倒了呗。”
一个有些发胖的警察插嘴。
“不可能。”中年男子沉默许久,终于发话。他翻了翻本子,指出道:“那一定会在门口范围留下血迹,而这里干干净净,所以这个可能性排除。而且我并不认为一个受了那样的重伤的逃犯,还能站起来走进房间打伤男孩。”
“既然如此,只剩一个可能性了。”
女警察托腮,转向人群中的男孩。那孩子浑身是血,手上仍然紧紧握着菜刀。
女警察睁大的杏眼中是不明的情绪,有思索,有疑惑,也有相信自己判断力的自信。
“嫌疑犯先在客厅杀了大人,然后进入房间欲对男孩施暴,被男孩打成重伤。”


“你们觉得这可能吗?”



【三年后】



少年独自坐在空旷的房间中,涣散的眼神盯着脚下的瓷砖,静默着不发一语。窗外明媚的阳光从树叶间透下来,孩童的嬉闹声传入耳中。

“诶,真的吗?”
“当然是真的啦,前几年的新闻还报道了这个事呢!”
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在空旷的走廊中听的格外清楚。
两名年轻女子并肩走着,手上抱着大叠的教材,远处操场铁门上的刻着的三个大字在阳光下格外清晰。
“孤儿院”。

“虽然最后警方给出的结论是干掉杀人犯的是房主,但是到处都有传言说是那孩子突然发疯打伤了杀人犯,听说差点打死呢!真可怕呢……”
“而且据说杀人犯的口供就是那孩子是个疯子,直接把他打成这样,但是警方认定杀人犯精神不正常草草结案了。”
“这要是真的,那孩子岂不是很危险?警方也真是的,这种人怎么能送来孤儿院,应该送进精神病院才对啊。”
“是啊,而且那孩子才在这里呆了三年,不知道闹出了多少事情,打架好几次。真是伤脑筋啊,幸好现在院长把他安排到单间了,不然真的没法保证其他孩子的安危……”

高跟鞋的声音远了。


少年抬起头来,透不出一丝光亮的黑瞳静静地看着门口,额前过长的刘海使他看上去有些阴森。
危险……吗……
口中吐出模糊的呢喃,终于站起身来,走向门口推开房门。
穿过长长的走廊,走下楼梯,来到阳光下。

老师们看到自己单独行动总是很不高兴。他们总是希望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呆着房间里就好,一旦自己离开他们的视线范围,他们总是很慌乱,找到他之后会变得很愤怒。
少年明白,他们是害怕自己再伤人。
伤人,还是打架,他都不想的。
他也不想的……
少年心中像是匍匐着什么沉眠的野兽似的,一旦情绪有了大的波动,自己就会变得很可怕,身体完全被心中的野兽所支配,做出伤人的恐怖举动。

……一如三年前的那个夜晚。

那个血腥的晚上,他独自握着菜刀躲在床下,眼睁睁地看着鲜血浸染视野。巨大的恐惧捆绑住了他的双脚,紧紧扼住了他的喉咙。
那个满身猩红的魁梧身影转过身来,魔鬼般狰狞的面孔扭过来,瞪着床下的他,沉重的脚步声敲击在少年心中。
他只记得,自己拼命屏住呼吸,绷紧四肢不敢发出一丝声音,然后………
一回头,一张脸映入眼帘。
少年浑身的血液冷了。
那张脸上胡子拉渣,浓稠的鲜血将半张脸染红,一道长长的刀疤触目惊心。
那人露出一个扭曲而狰狞的笑容。
“找到你了。”


之后的事,少年也记不清了。只能隐约想起,一股力量不知从何而来,夺走了他身体的控制权。少年握起刀,猛地向那张恐怖的脸戳去———
“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
一时的疯狂,拯救了少年的性命。
但是少年并未感到庆幸。
那时杀戮的感觉留在了记忆中,挥之不去。少年无数次想过,如果自己死在了那一天……
该有多好。
失去了一切的他,还有存在的意义吗?


“哟,傻子出来啦!”
操场上的男孩看见少年的身影,抱着足球起哄道。
“连话都不会说的傻子,哈哈哈哈哈!”
其余的孩子们一起大声哄笑道,趁着老师现在不在附近,放肆地笑道。

“看见你那副傻样就烦,傻不拉几的。”
“切,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屁孩,天天粘在老师屁股后面,你要不要脸啊!”
“凭什么你可以一个人住单间啊,呸,傻子。”

男孩们的表情有鄙夷的,有嘲讽的,有幸灾乐祸的看戏的,也有怕引火上身所以选择了袖手旁观的。
只是,少年并没有看到一张善意的脸庞。
他放弃了争辩,仅仅是站着,任由孩子们嘲弄。
终于,男孩们感到有些腻了,逐渐四散开来去继续自己的游戏了。
少年低着头,在铁栏杆前站住了,抬起头望向栏杆外的世界。
冷不防,目光撞进了另一个人的眼神。
只见一个年轻女子立在栏杆外,直直地盯着少年,那惊愕的眼神仿佛要看穿他一样。
不知为何,少年体内的那股不知名的力量在这种眼神下莫名地汹涌了起来,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心中滋生。
然而那个女人率先开口了。
“你叫……什么名字?”

想把原创坑搬来lof【趴】
不知道有没有人看。

讲一下我这阵子对阵彼岸花的经验。事先说明,我不讨厌彼岸花,彼岸花事实上是我最喜欢的ssr之一,虽然非洲人并没有……
但是彼岸花的技能呀……emmmmm,确实有一点难以应付。
今天对阵的是破势花,对面椒图高输出鸟爷爷打火机,我的阵容如图。
第一次突破挂了,第二次把阵容换成图上的一边过。
对面花输出9000多,让对方先连线,然后爷爷插旗,雪女下去就是一波控,控严鸟和椒图。接下来就愉快的等吸血姬反击咬死彼岸花啦。第一轮吸血姬被对面晴明的龙震晕了,有点麻烦,但小姐姐几波控场下去保证对面一个都不能动,等两回合过了吸血姬恢复椒图链子连不上,吸血姬就可以开始无限反击啦!
轻松咬死敌方全局,搞定!
这个阵容毛病在于如果对面带个兔子给鸟一波秒了就麻烦了,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会把我家的兔子和大狗拉出来啦!这样还是有机会赢。
然后我想说,彼岸花这个式神真的有点过分了,不耗火,一挑五无压力,什么阵容带都不吃亏,而且对面也不是没有控制和一速。
我方还得专门练几个针对,又要抢一速又要输出又要封技能还要带个椒图带个爷爷带个火,哪有那么多位子?
比如我为了在彼岸花的摧残下存活还专门练了椒图吸血姬和小小黑,活生生把一速控制阵型掰成反击流,我心里也很苦呀!
养花不容易,但是我们没花的非洲人多养一套阵容更不容易呀!
最后说一句,我发现雪女姐姐真是太棒了!靠着雪姐姐克死了60级大佬的小僧肉队,反击流阵容完全无压力!现在对付彼岸花,一个雪女控牢花的队友,我方其他式神就可以专心对付彼岸花啦!
所以说,一只雪女打天下,不是瞎吹吹的。虽然雨女就麻烦了一点但是高命中魍魉雪大部分时候都不吃亏。
好啦,毕竟还是个47级的小萌新,就表演到这里吧。
顺便许愿彼岸花。小姐姐的风格太喜欢了,削了也要养。

以后lofter估计也不会经常用了,大概也就是推荐一些优质的狗雪粮而已。追文的可以取关辣w